您当前的位置: 澳门申博官网app > 广告招商 > 爱立信被调查 被诉存在违反《反垄断法》的行为

爱立信被调查 被诉存在违反《反垄断法》的行为

发布日期:2019-04-16
浏览次数:45451

(原标题:爱立信被调查电信设备商的垄断反噬)4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从爱立信方面得到确认,由于相关企业对爱立信在中国知识产权许可业务的投诉,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近日启动了对爱立信相关许可业务的调查。 对于电信设备商来说,涉及专利的官司和调查已经不胜枚举。 5G时代即将到来,对于手机厂商来说,如果不能早点解决专利收费标准的问题,日后将需要花费更多资金在专利费上。

正式启动调查爱立信方面表示,公司将全力配合此次调查,在调查进行期间不会再做进一步评论。

爱立信基于公平、合理和非歧视(FRAND)的原则对所拥有的业内领先的专利组合进行许可,并且始终致力于严格遵循这一原则。 目前还不清楚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爱立信调查关注的具体问题。

但此前,业内已有传言称多家手机厂商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举报,投诉爱立信在3G和4G标准必要专利(SEP)许可市场存在违反《反垄断法》的行为。 运营商财经网总编辑康钊表示,早年通信业的标准是主要的设备商和芯片厂商联合参与制定的,专利大部分掌握在它们手里,但当时它们都做手机,所以需要跟其他厂商交换专利,实际很难收到专利费,或者收的不多。

后来这些设备商和芯片厂商不做手机了,所以就敢大胆向手机厂商收取专利费,典型的就是高通,其次是诺基亚。 通信世界全媒体总编辑刘启诚指出,在2G、3G和4G时代,爱立信手中握有大量的通信专利,而国内大多数手机厂商都是从3G和4G手机开始发家的,手中的知识产权专利比较少,需要很大程度上依靠爱立信这样的电信设备商。 随着这两年国产手机厂商规模的壮大,它们每年交给爱立信的专利费也在增加,对自身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特别是今年以来,整体手机市场出货量下滑幅度大,手机的生产成本上升,手机厂商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因此手机厂商只好来投诉这些专利厂商,指控它们收费过高。

刘启诚说。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万部,同比下降%。 其中,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万部,同比下降%,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

小米董事长雷军在小米9发布会上坦言,手机成本进一步上涨,一方面是元器件价格的普遍上涨,另一方面是因为更多先进技术和工艺的成本高。 电信行业常事在电信领域,针对电信设备商的反垄断调查可谓家常便饭。

2009年,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认为高通滥用其在CDMA调制解调器和射频芯片市场的主导地位,而对高通处以2730亿韩元的罚款;2013年,国产手机厂商集体向国家发改委投诉高通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国家发改委于2015年责令高通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约10亿美元的罚款。 此次则是国家反垄断监管部门在知识产权许可市场领域发起的第二次反垄断调查。 此外,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曾审理了华为与IDC的知识产权反垄断诉讼。 这三次知识产权反垄断案件均发生在通信领域。 2014年以前,爱立信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商。 其后,由于华为的强劲增长、诺基亚与阿尔卡特朗讯的合并,爱立信市场份额下滑,在2018年排在第三位。

但由于长期的研发投入,2018年爱立信拥有万件专利,且其中大部分为标准必要专利。 IHSMarkit报告显示,爱立信2018年移动通信设备销售市占率达到29%,排在全球第一。 作为2G、3G、4G移动通信标准的主要贡献者之一,爱立信与许多中国手机厂商签署了专利授权协议,但彼此之间的专利纠纷一直存在。 2014年,爱立信在印度诉小米专利侵权;同样在2014年,TCL就爱立信在SEP授权许可中违反FRAND承诺,在美国加州中区联邦地区法院提出合同违约诉讼,请求法院就爱立信2G、3G、4G授权许可费率进行重新裁定,2017年12月,美国法院做出裁决,将爱立信原来的许可费率减半。

5G的变与不变在康钊看来,手机厂商对爱立信的投诉,不光出于自身的经济压力,也是为即将到来的5G手机做准备,因为中国明年5G正式商用,不解决5G专利费问题是不行的。 而按照之前全球几家通信设备巨头及高通的说法,它们都有权收取专利费,那5G产业就没法进行下去了,手机厂商都变成电信设备商的打工者了。

面对未来市场,数以亿计的5G手机出厂,高通已经公布了巨额的专利使用费。 全球范围内使用高通移动网络核心专利的5G手机每部收取专利费:单模5G手机:%;多模5G手机(3G/4G/5G):%。

爱立信也公布了专利收费标准,高端设备是按照每部5美元,低端设备是每部美元。 华为因为在5G领域也占据了较大的份额,也将会公布自己的收费方案。 华为相关人士表示,华为5G专利售前费用不按整机收费,而且华为重申不敲诈社会与厂商,价格非常透明,比过去的4G专利授权费用更低。 数据显示,华为已在全球范围签署了30多个5G商用合同。

但康钊指出,爱立信、高通等不会只谈5G专利,5G是在2G、3G、4G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每一代都需要用前一代的技术,也就是说高通、爱立信、诺基亚等在收取费用时会称,5G也用了第一代通信技术、2G的基础性专利,需要交专利费。

刘启诚也表示,5G时代这些专利都存在,尽管中国厂商的话语权上升了,但是专利费该上交的还是要上交。 爱立信在全球通信厂商中算是比较温和的,在专利费问题上跳得最高的就是高通,坚决拒绝取消专利费。 专利费问题上也没什么合理模式,主要是要洽谈一个合适比例。

我个人觉得,所有拥有专利的主要设备商及高通等芯片商,它们收取的专利费比例不应该超过2%,这2%如何在它们内部分配,它们自己可以协商。

康钊说。

北京商报记者石飞月。